西瓜九娃

深夜随想(1)
正如你看到的,图上面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,准确的说是爷爷住的地方,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小到有些事情我只能零零散散的记起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
04
2019/03

深夜随想(1)

正如你看到的,图上面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,准确的说是爷爷住的地方,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小到有些事情我只能零零散散的记起一点。过年回家,爷爷去世,虽然心里没有太多悲伤,单还是有说不出的滋味,感觉,这世上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又少了一位,仔细端详,还是可以看出来,我的部分容貌的来源。

之所以我没有那么悲伤,倒不是说我是个没有情感的人,主要是在我5年级时家里面和爷爷家闹掰了,以至于5年级以后,就没有去过爷爷家,只有逢年过节,才由我这个孙子递过去几百块钱,再次见面,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。丧事间隙,再次踏入书写而陌生的门槛,看着一些熟悉的老物件,难免有些悲伤。小时候因为我是长孙,所以爷爷包括太奶奶(我们那称呼老太)都特别的宠我。

太奶奶膝下儿女众多,我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姑奶姑爷或者其他亲戚过来看望太奶奶,因为他们总是会带一些好吃的东西过来,小孩最喜欢吃零食的,我那时候也是小孩,加之太奶奶也很宠我,所有好吃的都会给我吃,印象最深的就是麦片了,那时候的麦片不是现在的麦片,那时候是奶粉加麦片,就是可以冲调的那种,估计现在超市也有卖的,但是味道应该没有小时候的好吃了。还有太奶奶过生日时,也是我的最爱,因为有蛋糕可以吃,我依然记得一众小孩为了争夺最好吃的那一块大打出手的情形,不过,当时我是真的弱,因为我抢不过他们,当时我就很讨厌一种人,叫做“亲戚家的小孩”,不过,最后爷爷总会在晚上,别的小孩都走了,悄悄的涂抹剩下的奶油,已经忘记啥感觉了,估计甜吧。

说出来,你可能不信,我第一次触电,是帮太奶奶插电风扇时体验到的,当时好奇心驱使,觉得电风扇转起来很神奇,遂用手去触摸插头,当时全身就有一种麻麻的感觉,至于我为什么还能活着,可能长得太丑,上帝不收吧,从那以后,我就有深刻的体会,不能触碰插头了;第一次抽烟,说出来你可能也不信,当时跟奶奶特别亲,晚上都会跑去跟奶奶睡,因为无论我怎么皮,奶奶都不会打我的,但是我妈妈就不这样,我妈就是那种一言不合就要打我的那种人,站着打,坐着的,绑着打,吊着打,我都经历过,是的,都经历过,所以我特别不喜欢这种大小孩的家长,所以有段时间特别不想回家,都跟着奶奶睡的。因为我爷爷抽烟,看着他们吸烟感觉很着迷,尤其是一支烟快抽完时,拧下滤嘴,接上另外一只烟,当时在我眼里感觉格外的帅,当时我可没有抽烟有害健康这种观念,有这个观念是我长大之后的事情了。那天晚上我缠着奶奶,拿起爷爷放在床边的烟,就要抽,奶奶说:“火不能乱碰!”,我哪能善罢甘休啊,一直叼着烟不想睡觉,最后无奈,她只好给我点上,我发誓,当时我是真的流眼泪了,第二天,又少不了我妈的一顿暴打。

...........

更多更多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,但是细想起来仍然能够记得小时候的顽皮,以及长辈的爱吧。

之所以会想起以上那些事情,是因为听我妈说,村子今年就要拆了,也就是,童年以后真的只能在我的记忆里了,那时候的物和人都会消失,所以一想到这个我就很失落,感觉就像一颗大树,无论它长的多高,多壮,又或者枝丫伸的多远多长,总是有根的,也许是深埋在土里的,但是你顺着它的叶,它的枝,总能找到它的根,有一天,突然它的跟要被挖走一部分了,虽然它还活着,但是泥土最深处还是少了些什么。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3 月 05 日 08 : 37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3 条评论

  1. arisa

    测试

  2. 你的饼干
    该评论仅登录用户及评论双方可见
    1. 西瓜九娃
      @你的饼干

      嘻嘻

发表评论